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章 长者的恋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不过见公婆这种事轻松度过之后,沈越迎来了第三位长辈。

    偃晋,端静各种意义上(无血缘)的兄长。

    也不算迎来,只不过是云素衣发现自家男人已经出关了还见过儿媳妇了要去逮人,但是想想丢俩小辈在这儿也不大好,可要是再唠唠嗑说说话看看树啥的……先别说儿媳妇哪有自家男人重要(哪怕是宝贝儿子也不行),就说说自家儿子的眼光,云素衣也是完全信得过的。但古往今来场面话也怎么得对俩孩子说说,不过场面话嘛,长辈来说就可以了。

    长辈即可了嘛……

    于是云素衣便机智的让两个孩子去见见兄长偃晋,自己立刻走人了。

    沈越看着走得飞快的岳母,感觉到了很是心塞,他莫名有种被嫌弃的感觉,但是看看同样被嫌弃的端静,又感觉好了很多。

    不过端静显然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牵着沈越微微笑道:“随我来,我带你去见偃晋阿兄。”他迈开了两步,忽然又顿了顿,万分犹豫道,“偃晋阿兄脾气古怪,若呆会见着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你千万不要惊讶。”

    哎哟卧槽,这话说的……沈哥每次不想被你的美□□惑之前,也都给自己打过预防针了,结果呢……

    不过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沈越还是乖乖点了点头道:“无妨。”

    不管你是什么啦,沈哥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区区一个阿兄……

    兄……

    沈越真想穿回去给刚刚那个想着“区区一个阿兄”的自己一巴掌,端静看起来也很是有些尴尬。当然,并不是说他们没找到偃晋,恰恰相反,他们出去没找多久,就找到了偃晋这个人,而是偃晋躺在栏杆上,靠着柱子,玲珑精致的酒瓶子放置了一地,他自己怀里还抱着个酒坛子。

    可偃晋只穿了一件内裳,扣子还没系好,衣襟大敞——这就好比现代人穿着条内裤就大白天的跑出来喝酒了。

    “你让我不要惊讶,可你却好像很是惊讶。”重点从来没对过的沈越反应慢了一拍,等偃晋都喝完那坛子酒了,才慢吞吞的对明显快要石化的端静说道。其实这句话也不是非要说不可,又不急,但沈越也没有别的非常急的话,所以他觉得还是调侃端静来得有趣一点。

    端静脸上露出微微的苦笑来,还没回答,就听得一声酒坛脆响,偃晋朗声大笑道:“你倒是很有趣嘛。”

    一般人说话都会盯着他人的眼睛或是对着人家说话,偃晋不是这样,他盯着天上的云朵夸沈越,连一眼都不舍得给沈越。他很快又说道:“希望你不要介意,我这个人天生好美色美景美物,并不是针对你。”

    “哦……”沈越想了想,又问道,“那你怎么不看端静呢?”

    “我都看了他多少年了,再漂亮也看不出一朵花来,我当年喜他玉雪可爱,猛瞧了他一百年,终于活生生把自己瞧恶心起来了,我也不能见他,见他就不舒坦。”偃晋也很老实,有问必答——这大概是端静家人的特色之一吧,不过他说得这么夸张,也听不出是真是假。

    端静只是苦笑。

    “看来他是最好看的也不能瞧,不好看的也不能看,你们也是辛苦了。”沈越点了点头,恍然大悟的对端静道。其实看完偃晋之后沈越就已经对自己见家长这事儿没抱太多期许愿望了,岳父岳母都在沈哥失去了知情权后见过了,虽然岳父岳母很满意,但是却严重伤害了好不知情沈哥作为一棵逗比树的树洞……心灵。

    沈哥迟早有一天要上访!要申诉!要六月飞霜!

    咳咳,话题扯远了,主要是……这个偃晋阿兄看起来也是蛮奇奇怪怪的,看脸嘛就看脸还非要说自己喜好美色,爱装逼,遭雷劈!

    很显然,端静对自家这个完全找不到重点的树老伴的不靠谱跟自家阿兄的更不靠谱感到了异常极其十分尤为的心塞,于是他毅然的无视了沈越的那个有关难养的话题,十分淡定的问偃晋道:“阿兄何以穿得如此……放荡不羁?”

    沈越十分相信如果偃晋不是端静他哥,现在肯定是被痛斥厚颜无耻,下流猥琐。

    偃晋随手从地上的酒瓶子摸了一壶出来——居然没摸到空瓶子真不科学,也很是散漫的回道:“怎样,你难道生来便有衣物吗?硬叫老虎套上皮不难受吗?别笑,万物生灵,本就没什么高低上下之分。衣物本为防寒而穿,而我如今心热入火,穿着岂不可笑。”

    原来如此,学到了一招,以后暴露狂可以这么大言不惭的说道了,沈哥虽然感觉有点听不懂但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